我有一个大我好几岁的姊姊,外表看起来乖乖文静的,她对我很好,比妈妈 还要照顾我,因此妈妈她也放心让姊姊来带我。 但其实姊姊对我好是有目的,只是当时因爲我年纪小,什麽都不懂,才会一 直没有跟妈妈说,其实姊姊她很色…… 小时候我们常常在一起洗澡,那时的我才国小二年级左右,对姊姊的身体与 我不同并没有特别奇怪的感觉,反而姊姊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,都会藉着洗我 身体的名义,用手玩我的小鸡。 姊都会要我站着,然後她用手抹上肥皂水之後就开始摸我的小鸡,有点像按 摩那样的搓揉,至少都好几分锺的就像在研究。 当时年纪小,我根本还不会勃起,只是觉得这种感觉还蛮舒服的,就也很乐 意让姊姊这样摸。 後来因爲姊姊要上国中了,妈妈只是简单的说以後我们不能再一起洗澡,也 必须分房睡,这样才结束。毕竟妈妈对我们的管教很严,都只有爸爸对我们很好, 因此妈妈这样说我当然不敢违背。 说到这个就想到,我每次做错事时都很害怕会被妈妈用藤条打的死去活来, 最後都是姊姊帮我跟妈妈求情之後加上我赶紧跪着认错才能没事。 本来姊姊都会愿意这样帮我求情,直到姊姊上国中之後而我国小三年级的某 一个星期三下午,因爲国小周三下午提早放学而只有我一个人,我就在家?跑来 跑去玩耍,没想到却不小心撞到妈妈最喜欢的酒杯组摔破,那时我就知道绝对少 不了妈妈的一顿打,害怕到极点。 姊姊读的国中放学後,我就哭丧着脸赶紧跟她求救,希望她能有办法帮我摆 平或求情,没想到姊姊竟然我说:「那是你自己活该。」 我当然求她:「姊!不要这样啦!帮帮我啦!」 「妈妈早就跟你说过不能在家?跑来跑去。」 「姊!哎哟!我下次不敢了啦!好啦!」 我就这样跟姊姊卢了好一阵子,本来以爲姊姊不愿意,却没想到她说:「要 我帮你是可以啦,但你也必须帮姊姊一件事。」 听到姊姊愿意帮我求情,我当然高兴到要飞起来一样,赶紧跟她说:「好啊! 好啊!!什麽事?」 然後姊姊很亲切的微笑跟我说:「今天姊姊在学校上美术课的关系,所以老 师出给我们一个功课。」 「什麽功课?」我马上想到她可能是要我画图,就很失望又着急的说:「我 不会画图啦!!」 「不是要你画啦……」 「那要我做什麽?」 「你能不能脱掉衣服让姊姊画图?」 「爲什麽?」 「因爲这是美术作业啊……」姊姊笑着拜托我。 虽然脱衣画图很奇怪,但想到跟妈妈的藤条比起,我甯愿选择脱衣服,於是 姊姊就说反正离妈妈下班回家还有几个小时,就要我先让她画图。 进到姊姊房间後,她还真的拿出素描本与铅笔,然後我当然就配合她的开始 脱衣服。本来我还穿着内裤,但姊姊说内裤也要脱掉,於是我只好连内裤也脱了, 那时还觉得身体好凉。 接着姊姊要我坐到她的椅子上摆姿势,她说这样才能画出艺术画,又笨又呆 又不懂的我就真的乖乖坐到椅子上面,并且照姊姊的要求将两只脚张开。 我就这样坐着不动,注意到姊姊一直看着我的小鸡,然後握着笔的手一直在 动,就像在画图一样,直到爸妈回家,她才赶紧要我穿好衣服并说改天再画。 那晚姊姊果然帮我说好话,加上我也一直跟妈妈道歉,所以到也没有被打, 只有被骂一顿而已。 隔天放学回家,姊姊就跑来找我说要画图,毕竟总是觉得脱衣服很奇怪,加 上昨天的事已经结束,不怕被妈妈打,所以就不太想脱。还是姊姊生气的说以後 有事她再也不帮我了,我才只好勉强答应她的又脱衣服让她画图到妈妈回家爲止。 头几天真的感觉非常奇怪,总觉得姊姊好像一直看我的小鸡而一直坐立不安。 後来我开始习惯了,加上姊姊爲了让我安静下来而去书店租漫画书给我看,我就 都乖乖双脚开开坐着,自己一个人看漫画,再也不管姊姊看我小鸡的行爲。 一个礼拜之後,姊姊忽然画图到一半,并在我看漫画的时候叫住我:「喂, 弟?」 「嗯?」 「你再帮姊一个忙好不好?」 我好奇放下手中漫画并看着姊姊,看她一付很紧张的样子,还笑容满面的看 着我。 「什麽事?」 「今天姊姊上健康教育课,老师给我们另一个功课耶。」 「什麽功课?必须要有我帮忙吗?」 姊姊紧张的点头:「但你必须先答应姊姊,不论我要你做什麽,都不能告诉 爸爸妈妈喔!」 我完全不了解的问她:「爲什麽?」 「哎哟!先不要问,你答应姊就是了啦!」 看姊姊这样,我也只好完全不懂的先答应她:「喔?好。」 於是姊姊才看着我又说:「老师上课时教我们男生身体的小鸡鸡,老师就要 我们回家後找哥哥或弟弟的摸摸看。」 当然这一定是骗人的,只是当时我还小,完全不了解这只是姊姊对我的阴茎 的强烈好奇,加上以前洗澡时就常常给姊姊摸,感觉蛮舒服的,因此我还是迷迷 糊糊的点头答应。 於是姊姊放下手中的素描本走到我的椅子前蹲下,就紧张的看我一眼後小心 的伸手摸小鸡。姊姊又摸又拉的,并且偶尔擡头微笑看着我,一定是在注意我有 没有讨厌这种行爲的反应。说实话,我只是又感觉小鸡被姊姊摸的很舒服,根本 不会讨厌的只是安静坐着。 那天主要就这样结束了,姊姊不过摸我的小鸡几分锺,後来她还温柔的帮我 穿好衣服和裤子,并且牵着我的手到客厅陪我看电视,所以那时的我真的开始很 喜欢姊姊,觉得她对我真的一直很好。 加上我不会讨厌小鸡被姊姊摸,反而都让我觉得很舒服,因此我也就对姊姊 没有丝毫抵抗行爲,记得有好长一段时间,姊姊都会趁爸妈不在家的时候尽量玩 我的小鸡,我也因爲相信姊姊而没有跟爸妈说。 很快的又到了暑假,我要升国小四年级,姊姊也要成爲国中二年级的学生。 刚放暑假的头几天,也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们的事,就是我竟然会勃起。 第一次发现自己勃起是刚睡醒的时候,感觉裤子涨涨的就用手摸,这才发现 小鸡变的又大又硬,以爲是得了什麽怪病,我就很惊慌的立即跳下床跑去找姊姊, 毕竟白天家?只有我们,爸妈都去工作。 姊姊听到我紧张的说我的小鸡变大了,她只是也有点讶异的紧张看着我,然 後她蹲在我面前要我脱裤子给她看,我当然是马上就拉下裤子和内裤。 姊姊双眼一直看着我勃起的小鸡,我一直紧张的问她是不是生病,姊才略爲 兴奋的看着我说:「让姊姊检查看看。」 说穿了,她一定知道我的小鸡爲什麽会这样,只次因爲绝对是她第一次看到 勃起的阴茎,所以她忍不住兴奋的好色感,迫不及待的用手开始摸着玩。 刚开始姊姊只是用手轻轻摸,然後她的手指开始环绕着共有几根手指粗的阴 茎,并且开始又压又搓的研究。 过一两分锺,很白痴不懂事的我又紧张的问姊姊:「姊!到底有没有关系啦?」 ? ?? ?? ?姊姊这才又看着我,并装的很正经的问我:「你第一次这样吗?」 我赶紧点头,姊姊就又没有说话的低头看勃起的阴茎,并又继续用手搓玩。 「姊!到底怎麽样啦?」 我也不知道,让我去查书本之後再告诉你……」当然她是在装傻,只是想要 有更多时间与机会玩勃起的老二,因此後面又追加一句,「你先不要跟任何人说 喔。」 我就只好很不安的听话,并在姊姊不再摸我变大的小鸡只是用眼睛几分锺後, 小鸡就又慢慢变回原状,我也很不安的只能等待姊姊去查资料。 我本来以爲至少要隔天才会有答案,没想到姊姊下午就忍不住的跑来找我, 说她已经从课本中知道我爲什麽会这样,只是她需要再摸我的小鸡来证实,因此 我还是乖乖的立刻脱裤子。 这次姊姊先是用手搓揉,我并没有多大的感觉,姊姊才尝试着前後套弄小鸡, 我才开始有很强烈的感觉,并感觉心跳好像越来越快。 勃起的感觉很难用言语说明,小鸡也如同本能的开始抽动,并且冲血後又变 大站起来。 「姊姊!?」我很害怕。 「不要担心啦,应该不会怎样。」 「爲什麽?」 因爲姊姊也真的不知道怎麽解释才能让我安心,就只是跟我说:「应该没事 啦,让姊姊再研究,我才能告诉你到底怎麽回事。」姊姊就这样开始搓玩我勃起 的小鸡半个月以上,虽然每次都只有几分锺而已。 我发现到每次我问她爲什麽小鸡会这样,总是得不到答案。加上这半个多月 来也都没事,所以我也已经习惯了勃起的动作,并且认爲姊姊一定什麽都不懂才 不跟我解释,就不再问她。 快到八月,那一天不知道怎麽回事,姊姊竟然真的色胆包天起来……也因此 改变了我的一生…… 那时我正躺在自己房间地板上吹电风睡午觉,朦胧中听到有人的脚步声,我 睁开眼睛看到是姊姊穿着长裙走进来,就转头又打算继续睡,却忽然感觉到短裤 与内裤被开始向下脱。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姊姊正蹲在我身边拉裤子和内裤,她只是看着我微笑,但 她的微笑跟平常很不一样,我能感觉到她很紧张的样子,就像是有什麽事要发生, 所以我就也开始不安又疑惑的擡头并想爬起来的关心问她:「姊?」 她很紧张的笑着用手贴着我的胸膛跟我说:「没什麽事,你乖乖躺好,乖乖 躺好。」 我一直看着她,然後又听话的躺回地上,姊姊又开始将我的内裤与裤子脱到 脚膝盖上後就停下来,我的屁股也凉凉的贴在地板上。 她开始用手套弄我的小鸡,我也很快就完全勃起。 「……姊?」 姊姊很紧张的又笑着哄我:「不论姊姊做什麽,你都不要动喔。」 「你想做什麽?」 她没有回答我,只是继续搓揉我的阴茎。 「姊?」我又问她,她才又看着我说:「姊姊终於知道爲什麽你的小鸡会变 大。」 笨笨的我真的被姊姊骗到:「爲什麽?」 「那是一种病,变大到最後小鸡会破掉,你也会死掉。」 当时的我真的差点哭出来,听到小鸡会破掉并会死掉,够吓死我了。 「所以姊姊想帮你治好小鸡,但你必须先相信姊姊,也不能告诉爸妈或任何 人。」 我当然是一直点头,怕死的不得了,接着姊姊就要我继续躺好,我当然完全 不敢动。 接着的事我一直记得,我一直看着姊姊,她继续套弄阴茎一会後,就用手指 比一下阴茎的长度,然後很奇怪的维持这长度对到自己的小腹上。她紧张的这样 对了好几次,当时的我不知道在确认什麽,然後才像是下定决心的又紧张看着我。 「等等发生的事你绝对都不能说出去喔,不然姊姊以後就不帮你了。」 我当然紧张的加倍点头,唯姊命是从。 我看到姊姊终於站起来,两只手从裙子底下伸进去,然後双手不知抓着什麽, 迅速的向下拉,身体也弯下去。 我一直看着,看到那是姊姊的白色内裤,她轮流举起双脚後就将脱下的内裤 放到旁边的地上,然後又紧张的看着我:「不论姊姊做什麽,你都不要动,也不 能说出去喔。」 完全不懂得我,还是只能一直点头,并对姊姊穿长裙却又脱内裤的动作很不 解。 之後就是姊姊将右脚横跨过我的身体,然後屁股对着我的阴茎坐下。 她穿着裙子,主要是不想让我看到那?发生的事与样子,因爲长裙可以完全 盖住,也证明了姊姊是有计画的。 接着就是我感觉到姊姊快坐到我的小鸡时,她又一只手深进裙子内握着我的 小鸡,并开始调整方位。 她很紧张的说:「不要动喔。」我就感觉到姊姊的屁股压到我的小鸡上。 「不要动喔。」她又说一次,过几秒锺後,姊姊就开始向下坐。 我感觉到小鸡被姊姊向下压,然後姊姊一直握住小鸡的手竟然放开了,双手 都搭在我的胸膛上撑着。 我本来一直看着裙子,想知道小鸡那?到底发生什麽事,因爲她的手又撑在 我的胸膛上,我就又擡头看着她的脸。 姊姊本来一直笑着看我,然後她又向下坐,竟然忍不住似的开始皱眉头,嘴 巴也稍微张开就像是想叫出声音。 我开始感觉到小鸡前端就像是被完全夹住,当然也有点痛,并且不知道发生 什麽事,只是我认爲这是姊姊在治疗我的关系,所以我就一直忍着。 姊姊又深吸一口气後就又继续向下坐,我的小鸡才感觉到整根已经被热热暖 暖的东西完全包住。 这时的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什麽事,只知道姊姊已经坐在我的双腿上,不知道 小鸡是被什麽包住。 姊姊一直看着我,这时她才像是轻松一点,没有痛的样子。我们就这样保持 姿势好几十秒,然後姊姊才又露出微笑想让我安心。 国小四年级的我就这样被国二的姊姊上了……当然那时我还完全不懂。 姊姊只有试着稍微站起来又坐下几次,一定是想抽插看看,我也感觉到小鸡 传来的湿热感与奇怪的快感,然後可能是姊姊觉得没有什麽快感的关系,就只是 屁股一直坐着,让我的阴茎插在她的阴道内。 姊姊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跟我对看,八成是发现做爱没有想像中舒服,又不 知道该怎麽收拾这样的情形吧? 又过了一两分锺左右,这段时间我们都没有说话,姊姊才安静的慢慢站起来, 我的小鸡也不再感觉有被湿热的东西夹住,并因爲抽离的动作而又感觉到一次快 感。 我看姊姊站起来了,就赶紧问她:「姊?你治好我了吗?」 她只是嗯了一声,然後没有再看我的捡起地上的内裤,然後默默离开进到厕 所。 我赶紧看着自己的阴茎,记得当时又红又亮的,就像上面抹了一层会反光的 液体,是姊的阴道润滑液,我是好久之後才知道。 我穿好衣服後又追问到厕所,姊姊只是有点不高兴的说:「你已经好了啦, 以後不要再问了。」我才不敢再问她。 但那时我还是真的很感激姊姊,以爲她真的治好我了,只是有好几年都很不 了解爲什麽那天之後姊姊就再也不找我玩小鸡。 直到国中我才知道真相,仔细回想所有事才知道姊姊其实会对我好,只是因 爲想研究我的生殖器,甚至对性好奇到可以不顾自己的贞操来骗奸我,直接将我 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内。 最後我想她一定是对做爱的过程与感觉很失望,才会再也不找我了。 但这时姊姊也已经不在我身边,她高中後就到外面念书,很少跟家?往来, 所以我也并没有感到很冲击。 当我这几年偶尔遇到姊姊时,尴尬还是难免,只是我们都没有说破这件事, 可能姊姊也认爲自己做了蠢事吧?我则是也不想谈了,毕竟都好几年过去,说也 没用。 大致上,这整件事就是这样,我跟姊姊也就只有那麽一次发生关系而已。